首页>海外升学 > 留英生活 > 认识英国

中英考试启示录

发布时间:2016-05-04 11:56:55

不知道,多少人还想得起来自己人生的第一场考试是什么样子。


不知道,多少人还想得起来自己人生的第一场考试是什么样子。我早已经忘了,甚至感觉自己也会很快忘掉这最后一场考试:博士答辩。经历过最后一场考试的人还记得吗?它是这么的短,才一个半小时。在漫长的考试生涯中,这个煞尾的浪花,似乎激不起任何的涟漪。

 

\

 

为了逃生的考试

18岁之前,每次考试都是实力展示,快速完成,在班级和年级占取一个不错的名次;18岁之后,每一场考试,对我来说都是一次逃生。那场为了上大学的高考,我花了三天。南国初夏阳光已经很激烈,每天我坚持走路到考场,而不是坐三轮车,一路下来看到形形色色上班的人,觉得自己也是这个市井中一份子,而不是肩负着师长期望的“天之骄子”candidate。最后一场考完,天气阴得很,却不下雨,我一路狂奔到家,进门只喊了一句,“考完了”。

3个月后,我去了北京,然后是大学里面的考试,我迅速地被第一场专业考试击垮:不及格。记得当时父亲出差来看我,父子俩在学校空荡荡食堂喝了酒,他问我,怎么样,能毕业吗?我说,行。

我从此失去了从小学到高中对考试的进取心,在强手如林的大学中,自己不能再从考试中得到多少成就感。喝酒,闲逛和熬夜成为主流。记得有一次,第二天考一门课,自己依稀记得上过几堂,于是晚上九点约齐几个同学到牛肉面馆复习。

牛肉馆就在南门对面,兼卖扎啤和小菜。几个人起初散在几张桌子,刚刚看完几页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夜宵时间。于是,来来来,每个人点杯扎啤,顺便再来点小菜,高声欢笑,畅饮到深夜一点,第二天一起喝过酒的兄弟居然都过了。

本科毕业前后,我还不知道resume是简历,求职渺茫。一咬牙,考研,而且是跨专业。好在自己业余看过一些,租了郊区农民的小平房,夜里数着星星,看月亮上山下山,我看完了从隔壁借来的小说,抽完了一个墙角的中南海,拿下了这场考试。

而博士的申请我选择了出国,通过UVIC帮助其他步骤都非常顺利,而语言成绩,总计我考了3次托福,4次雅思和1次GRE,试图参加1次LAST未果。所有考试加起来的总分,足够两名中国学生申请一所美国普通大学和一所美国不错大学。于是我就鼓起勇气申请英国,并强烈建议导师以电话方式来评估我的英语,而不是光看考试成绩, 最后我来到了布里斯托。
 

\


最后一次

与中国坦率而粗鲁的考试不同,我有点感激英国的考试,特别是给博士生的考试,只有通过或不通过两种,特别适合我这样的饱受考试挫折的人士。

我还喜欢面试。读博士,每年夏天的资格审核或者进展面试,我交上一张不足1000个单词的报告,然后对着两位评审人,好似留言机一样报告自己一、二、三干了什么,基本上就可以过关了。这最后一场考试博士答辩,也是如此。略有不同的是,这次我的报告加长到43000多个单词,还有从来没有见过的外邀评审人(External Examiner)。

参加之前,我和导师有次谈话。他说你要为你所有做的负责,因为这是你的课题,你的论文。我说,好,还有什么诀窍?

他想了想说,你听到问题之后,不要马上回答,最好让自己退一步,静下来想一下,就好像打球时候回球一样。我说,哦,这个我明白,和武术一样,欲攻先守(可惜我没说这个词,因为不会),而不是打乒乓球,直来直去。

答辩提的问题非常到位,但是杀伤力可大可小,气氛相当友好。外邀评审人指出了我在实验材料上的几个缺陷,我毫不反抗就承认了。晚上去吃饭庆祝的路上,系里评审人说,那个问题,你回答得不错。不像有些人,碰到批评,马上就反驳,你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这点很不错。

那天晚上,我和导师一起喝了香槟、啤酒、马爹利,还有葡萄酒,庆祝我顺利通过了人生这一场最后的考试。
 

  • 专业分析:华人学建筑的优势

  • 如何在英国留学申请文书中突出自己

  • 【留学日记】悠闲慢走在英国的时光

  • 贫民窟中“洗碗工”考上牛津大学

  • 感受莎翁戏剧长诗,重温文艺复兴文化盛宴

  • 迎奥运,伦敦充分利用一切空间

  • 当心圣诞前的诈骗

  • 英国大学传统毕业典礼仪式

  • 英国学生签证申请全攻略

  • 英伦趣闻:间谍特工频繁出没的伦敦地点

立刻评估
热门微博